唐郝甜

可能是一个写文小号
如您所见是一个甘党√
可能出现:
鸣佐(火影)/爆轰(mha)/诺雷(约岛)/雷瑞(凹凸)/裘杰(D5)
*all右位注意*

学生党缓慢更新ing……
裘杰热恋(?)ing……


加油尽量去表达吧
如果能坚持某些东西的话

爬上来吱一声我还活着TT

下周考试,下下周周内会更新一篇裘杰

打一剂预防针:
发出郝甜的声音:剧情废!

【all杰/R18】意外之喜

PWP,第三视角,胡来的修罗场,脏话注意(不是指dirty talk),没有多少存在感的丧尸paro

我想象中的杰克原本是黑发红瞳的,后来被哭过后的水汪汪的水蓝眼瞳勾了魂……(←指的是《解除好友2》里的Serena,上帝她哭的时候真的太美了(被揍)/或许还有《行尸走肉》里的Rick?),所以暗搓搓地改了一下

副标题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佣兵沉默寡言的表象下藏着多么丰富的内心#

以上OK请↓↓↓↓

意外之喜

喜欢的话烦请留下您的评论!!

每一个红心、蓝手都能给予我许多鼓励!!

十分期待您的回应!╰(*´︶`*)╯

ps:如果翻车了只能等周末补……(*꒦ິ⌓꒦ີ)

【爆轰】考拉


1

爆豪胜己从暖烘烘的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他直起上身略略眯着宝石红的眸子放空自我了一会儿,正打算去浴室里洗一个闪电澡唤醒全身上下的神经时他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两条手臂上的温度不太对头,右臂接触到室内微凉的空气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左臂却暖暖的好像被什么软绵绵的绒毛生物紧紧抱住了一样。

真特么诡异。

爆豪胜己的目光下移,原先眯起的双眸突然瞪大,表情活像大白天见了鬼。而导致他大失形象的罪魁祸首好似才察觉到怀里抱着的手臂的主人已经醒了似的,扭了扭屁股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一脸无辜地与爆豪胜己大眼瞪小眼。

即使是优秀如爆豪胜己一时半会也难以理解当下的状况:一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床上的树袋熊、死死抱着自己手臂的惊人力道、一头疑似假发的红白双色极其眼熟的……毛发?、还有这熟悉感爆棚的小眼神。陌生又熟悉的树袋熊整只熊身上都透着股轰焦冻式的乖meng巧bi。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把这只树袋熊扒拉下来扔去治愈女郎那儿时,树袋熊默默再次扒紧了爆豪胜己结实的手臂往上一趴,开口说话了:

“爆豪。”

树袋熊发出了轰焦冻的声音。

“——操!!”

爆豪胜己发出了受到惊吓的声音。

2

作为生活在“个性化世界”的常识人,爆豪胜己很快就接受了“同班同学变了树袋熊”这一现实;而作为青春期的男孩子,“一觉醒来交往对象突然出现在自己床上”这点理应让他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一番——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可惜是吓的。

毕竟大变活人作为魔术十分可观,但亲身经历一番还是令人惊骇的,是吧?

一番鸡飞狗跳过后,爆豪胜己终于在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点上坐到了小餐桌前。他面前放着自制的西式便捷早餐,烤成金黄色的切片吐司面包散发着黄油的诱人香气、形状完美的煎蛋上点缀着几许酥软的肉松、烫过的西兰花与煎过的小香肠整整齐齐地码在餐盘边缘,香甜的热牛奶旁是一碟新鲜的切成块状的水果。

说到饮食,无论是西式日式还是中式,均衡膳食才是首要的考虑对象。想到这儿,爆豪胜己忍不住拧着眉瞪着坐在他面前树袋熊轰焦冻同学,后者一口一口咀嚼着切成丁状的水果,即使有也看不出的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是一派的风平浪静。倒不是因为多了个人(或者说熊?)蹭早餐而心生不满,而是因为在爆豪胜己做早餐时这只该死的树袋熊偷偷摸摸从沙发上爬过来抱住了他的小腿,仰起头一脸单纯地说,爆豪,我想吃冷的荞麦面。

荞麦面。
冷。的。

爆豪胜己一手把树袋熊提溜起来扔进了床铺,轰焦冻被柔软的床铺接住时有些茫然,倒是知道对方放轻了力道无心伤到自己,不过还是在略微思考后无意识地火上浇油:“不会很麻烦你的,真的。我平时就这么吃,很简单的。”

然后被折回来的爆豪胜己怒气冲冲地摁进了被窝里,只能听到逐渐远去的一句话:“我做什么你就吃什么白痴阴阳脸!”

哦。
轰焦冻张开爪子挠了挠爆豪胜己的床单,面无表情地撒气。

不过这点微不足道的不开心在爆豪胜己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前就烟消云散了。爆豪胜己先将物种改变了的男朋友放到他的对面,还体贴地在他屁股底下放了软垫子垫高,以免变小变矮的轰焦冻够不着。当然他明面上的理由是防止轰焦冻把桌子弄翻害他收拾残局。

他望着坦然自若缓缓进食的男友,脸皮挣扎一番后,放弃般地用筷子夹起了煎蛋放入口中。安安静静用餐的两人倒是相安无事地度过了难得宁静的早餐时间,打破这片平静的不是以“暴脾气”闻名各所高校乃至敌联盟的爆豪胜己,而是轰家的小少爷轰焦冻。

“爆豪。”

爆豪胜己正打算咽下最后一口牛奶,闻言瞄了树袋熊一眼以示回应。

“我可不可以和你接吻?”

爆豪胜己被呛着了。

3

如果是漫画的话,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围绕在爆豪胜己身边的空气扭曲翻腾化为了有实质的黑焰,甚至可以读出他内心的三个大字:“什么鬼!!”。但毕竟生活不是漫画,变成树袋熊的轰焦冻并没有察觉到男友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他甚至想着爆豪是不是因为跟一只树袋熊接吻而难以接受——在他还是个人的时候他们也未曾接吻过。

于是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有些歧义的轰焦冻眼见对方咳了一会儿后歪了歪头,又重复了一遍: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可不可以和你接吻?”

又强调道:
“就一遍。”

然后用那双写满了坚定的清澈眸子直视着对方,目光坦率。

爆豪胜己睁着那猩红色的眸子,双瞳在附上一层水光(被呛的)后更显得鲜红欲滴,放出去辟邪的话效果估计一流。他死死地瞪着面前的小矮子,头一次发现所谓小动物般的清澈目光即使是从下方投来自带滤镜也能气得人火冒三丈。

刚刚已经说过了,生活不是漫画。所以漫画中的“无论发生什么接个吻就能解决一切”理论是不可取。更何况这一理论的来源是几位被相爱相杀的cp虐得痛哭流涕的女孩子的抱怨,更不可信了呢。

爆豪胜己的生活几乎与漫画完全不挂钩,指望他能get男友的思路是不现实的。轰焦冻也是由于耳力极佳听到了过路女孩的闲谈才鬼使神差地留了个印象。秉持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轰焦冻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尝试。

包括接吻的第一次。

伤害可爱无害的小动物是不值得原谅的罪行,尤其在对方极其信任你的情况下。爆豪胜己虽然未能理解男友的神奇思路,但由于以上原因而犹豫的三分钟里他成功发现自家男友并非在愚弄他,一脸认真且眼中充满了足以与“成为英雄”相比的决心。

所以他放下了那一瞬间的把考拉变为烤拉的冲动,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粗声恶气的“啊?!”

哦上帝别去在意他的语气不善了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拥有一位不论惹人生气或是给人顺毛都是一把好手的天然系男友真是令生活更加绚丽多彩且上蹿下跳。

“我理解你的心情,与一只树袋熊接吻的确令人难以接受,”轰焦冻一本正经地解释着:“但我听说‘一个吻可以解决一切’,事实上你已经知道了我突然、——变身并出现在你家并不是因为‘个性’且我对二者发生的原因一无所知,尽管你介意但既然我们毫无头绪无从下手那么——”

他的眼中突然爆发出炽热的光彩:“值得一试。”

他马上就能论证理论的正误了!

4

爆豪胜己被轰焦冻难得的噼里啪啦一通话砸得有点卡壳,但他依然一字不漏地理解了对方话语里的意思并快准狠地抓住了重点。

“——谁他妈会介意啊!!!”

他大吼一声,迎着轰焦冻听了他的话后震惊的目光探出身子抬起对方的毛茸茸的下巴准确无误地吻上了他的唇。

5

轰焦冻在爆豪胜己的唇贴上他的的瞬间变回来了。

爆豪胜己在心底偷偷庆幸了一秒钟没有失误亲上树袋熊黑黝黝的大鼻子,然后果断地将舌尖探入了已经变回原身的恋人的口中。

他一手扣住了轰焦冻的后颈加深了这个泛着甜牛奶味的吻,另一手扶在对方的脸颊上,给这个突然的霸道的吻添上了一丝温柔。他在唇瓣相接的中途含含糊糊地吐出了“你在小看谁”这句话以示不满,在轰焦冻几乎快喘不过气用力敲打他的后背时才略微撤开给了对方喘息的空隙。

可能是男友难以置信的目光刺激了爆豪胜己的羞耻心,他气急败坏地叫道:“我他妈才不会去亲一只考拉!!!”

“但是我会去吻轰焦冻!!只要他是轰焦冻!!”

“所以别他妈这样看着我!”

轰焦冻睁大了双眼,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仅论证了一条似乎很有用的理论,还意外得知了另一个事实。

——也就是爆豪胜己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

意识到后者后他没能控制住自己微微上扬的唇角,在涨红着脸的男友再次怒吼出声前主动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吻。

“我也是。”

他这样说道。
 

fin.

 

一句话后续(不),恶搞向请三四后再食用!!!
     
                  我是认真的!!!

 
轰焦冻君拒绝亲吻同样变成了小动物的爆豪胜己君。

因为他变成了一只刺猬。
 

或说豪猪。

  
 

#感情危机呢(并不)#

 

fin.

如果您能喜欢的话烦请留下评论!!

十分感谢您!!

【爆轰】花火

第一次参加活动+第一篇爆轰,其实不止60分呜呜……
我尽力啦!





【爆轰】

    花火


夏日中旬的某个凉夜,夜晚八点整。
爆豪胜己与轰焦冻。
爆豪胜己家中,家人一律外出参加烟火晚会。

“我出去一趟,要买什么快说。”爆豪胜己仰起头,喉结上下滑动咽下了铝罐里最后一点残酒。

轰焦冻放空自己,闻言舔了一下唇角,语气十分认真:“荞麦面。”

想了一下,赶在爆豪发怒前又补充了一句:“要冷的。谢谢。”

“你他妈说话前过过脑子!我们半小时前吃的晚饭,你一个人吞了三份天妇罗喝了两碗味增!”爆豪胜己气急败坏地拧起了眉,恶狠狠的目光盯在轰焦冻疑似略微鼓起了一点的小腹上,停顿两秒后又狠狠地瞪着他在这时堪称幼稚的男朋友。

轰焦冻顶着处在暴走边缘的男友的火辣辣的视线,表情平静,目光坦然:“因为爆豪做的饭太好吃了。”见对方脸色依然没有缓和,眨眨眼睛,恍然大悟:“抱歉,是我吃得太多了吗?”

放什么屁!!

爆豪胜己吊起了眼睛,再一次发现自己跟某只天然的脑回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他撑起上身横跨半张矮桌将右手放在轰焦冻的小腹上,粗声恶气骂到:“你没有脑子吗吃那么多也不怕消化不良!胃搞坏了你他妈一辈子都别想吃到冷荞麦面!我说到做到!”

轰焦冻反应过来,“哦”了一声表示“我知道了”。他的视线落在爆豪放在自己肚子上的一个手背,目光从凸起的骨节向上滑过线条流畅的小臂,由下而上地从附着结实肌肉的上臂掠过,最终看进了男友猩红双眸的底部。

“爆豪。”他唤了一声。

爆豪没好气地“啊?”了一声,“不爽”二字几乎插上翅膀扑腾着从拉长压低的声音飞了出来。

“今天免谈。——啧大不了明天早上就做给你吃别说废话。”

“不是说这个。”轰焦冻摇了摇头。

“你刚刚说……一辈子,还有‘说到做到’,意思是——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

句尾上扬的尾音明晃晃表明了这是个正宗到不能再正宗的疑问句。认识到这点的爆豪好不容易熄成一星的小火苗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操,他低声骂着,在轰反应过来前,方才还足以贴上“温柔”二字的手已经从小腹转战到了领口。爆豪揪着自己天然得欠揍的男友锁骨前的那片柔软布料——手感一流,还是自己亲自买来亲手给对方穿上的——压抑着暴起的怒火,咬牙切齿反问道:

“你有意见吗混蛋!小心老子现在就把你炸成烟花!!”

“不要生气。”轰焦冻被迫往前探出身子,伸手按上粗鲁攥着领子的青筋浮起的手臂,用轰焦冻式的平淡声线叫了一声:“胜己。”

简单的两个字钻进爆豪的耳廓后变成了威风凛凛的轰焦冻小人,他十分英勇地打败了胸腔里的火怪,可怜的怒火瞬间便熄灭消失得无影无踪。小人躲进了爆豪胜己的心房里,在此之前还假作冷淡实则颇得意地在火苗熄灭的土地上踩了两脚,爆豪一点气都没办法发出来了。

妈的,轰焦冻。

对方面色如常地看着他,清澈的异色双眸如湖水般平静,过于直率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就在这张俊俏的脸上写满了“无辜”。

妈的,爆豪胜己。

真出息。

爆豪胜己舌尖抵上上颚清脆的“啧”了一声,坐回原位时好像刚刚气得快要跳脚的人不是自己一样。爆豪胜己在心里催眠自己:跟这种呆脑袋计较是没有用的有那闲心还不如多来几只辣翅——

他再次罗列出要买回来的物品与储备粮,新添上了“荞麦面”后决定立刻动身投入清凉的夜晚让空气爽快地洗洗他的整套呼吸系统。再跟轰焦冻呆一块保不准就干上一架然后在随便哪个地方擦枪走火了。

他拿起钥匙站在门口开门,只用扭两下,他就能离开这个突然狭窄起来的屋子——然而他只扭了一下,从背后环上来的手臂使他僵硬在原地,几乎变成了一座傻不拉几的名为“离开的男人”的石像。

“胜己。”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埋进爆豪胜己的脖颈,被压得有些发闷的声音传进了爆豪的耳朵里:

“和你在一起,我好高兴。”

哦我知道所以你他妈快放开老子让我出门买东西然后早点回来。
爆豪胜己冷漠地想着。

“但如果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话……”

你他妈敢加个转折意义的词语??!!!

“光听到这个词,我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

…………………………

操。

爆豪爆了今天不知道第几个粗口。

他这时才感觉出那个紧贴着自己后背的那个胸膛里面,装了一颗跳动频率多么吓人的心。他们紧贴在一起,彼此的体温、呼吸的气体都逐渐交融着,两颗年轻而富有活力、炽热而满盛着爱意的心一齐跃动着,他甚至分不清到底是轰焦冻的心跳声还是自己的心跳声那么大、那么惹人注意地要抛弃着两具躯体双双奔向天穹。

你完了,爆豪胜己。你他妈已经被轰焦冻攥得死死的了。不过没关系——

爆豪胜己抽出钥匙随手甩上了柜子,他猛一转身把轰焦冻的后脑扣住叼住了那两瓣撩拨与顺毛都十分得心应手的唇。他深深吻着怀里的人,推搡着撞开了卧室的房门,让对方跌进柔软的床铺顺势欺身而上。

他他妈的也被你攥在手里了。

陷入情潮的俩人忘了留意时钟,滴答滴答的秒针转过一圈后时针也终于慢腾腾指到了九点。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惊动了床上的俩人,色彩斑斓的焰火铺天盖地挤进他们的眼中,灿烂绚丽的火光落了他们满身 ,连天上星辰都逊色了三分。

都忘了最初是为了看花火才来的呢。

轰焦冻眨动了一下眼睛,异色的睫毛颤了颤,支起身子凑上去向身上的人要了个混着清酒气味的吻。爆豪胜己把他摁回去,他们对视了一会,轰焦冻忍不住牵起了唇角露出一个柔和的笑,爆豪下意识拧起了眉,却不是生气,只是……对面对恋人束手无策的自己的恼意罢了。他俯下身,将轻柔的吻落到被疤痕覆盖的眼睑上,又将吻印上额头、鼻尖、逐渐往下,饱含深情……

今夜夜色正好,星如雨。

fin.

喜欢的话烦请留下评论!
十分感谢你!!